台灣值得被紀錄的東西很多,不管是那段失落的歷史軼事,或是那些快被遺忘的民間風俗。但更多的是我所能觀察到的“現在”。

嘗試著用旅行台灣三百一十九個鄉鎮來認識這塊土地,寫成一篇一篇的遊記來紀錄,但生活中那些細微的小發現與感受,更是我想訴說的小故事。

該用怎樣的方式去說個故事?日記是個好選擇,借題發揮、指桑罵槐,都是好用的技巧。只是這些依然不足以說出那些“不能說的秘密”。

於是我想到了最奸詐的工具–小說。用小說來說故事好了。知道自己文筆不好,怎麼還膽敢說自己要寫小說?放心,我早已找好一套說辭來說服自己。

Posted by 闕小豪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5) 人氣()